教育网

上海要求不得布置惩罚性作业,那么教育惩戒权呢?只靠禁不是教育

      编辑:格美       来源:教育网
 

最近,上海市教委印发《加强义务教育学校作业管理措施》,明确对了对义务教育学校学生作业的管理要求,比如有不得使学生作业演变为家长作业,杜绝要求家长代为评改作业,不使用侮辱、嘲讽言词或符号批改、反馈作业等规定。这些措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义务教育学校的学生作业行为,明确了一些基本要求,应该说是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教育的对象是学生的个体,学生的教育和学习都有其独特性,如果机械地对问题一刀切式的禁止,并不能保证教育真正的有效实施。

在上海这次出台的《措施》中有一条规定,恐怕就值得商讨,这就是《措施》中明确了“不得布置惩罚性作业”。惩罚性作业说得通俗一点,最主要的形式无非就是将某作业重复多次。这样一种教育行为在低年级曾经被广泛使用,当然过度的机械重复本身对学习的意义并不大。但是,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探讨。第一个是重复到什么适度就是惩罚性作业。在一些特殊情况下,适当的重复是对学生的学习是有一定作用的,这是一个基本常识。第二个是作为一种惩戒教育的手段让学生重复一些作业,其目的就是惩罚,也不得布置吗?

教育惩戒权的缺失已经成为目前教育上的一大缺陷,呼吁教育惩戒权的声音也越来越强,而且目前已经形成了社会共识。特别是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发布,明确规定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这样教育惩戒权终于被明确了,实施教育惩戒权应该说有了“尚方宝剑”。对广大教师来说,这可以是一颗定心丸,惩戒教育仍然是教育的一种手段并得到认可,应该是对教育本义的回归。

当然,落实教育惩戒权必须制定实施细则,但是从大多数人的认知和目前的教育实践来看,对于低年级学生,让其重复多次完成一种学习活动,无疑是可以被大多数人接受,并且不会产生明显副作用的有效惩戒措施,而这样一项措施,实际上就是惩罚性作业。如果一刀切式地禁止惩罚性作业,显然一种易行有效的惩戒教育措施就有可能引起争议。这应该说是最平常的一种惩戒教育形式,但是有关方面在制定措施时,显然没有考虑到惩戒教育这个问题,这就不得不让人们对教育惩戒权的实施产生质疑。

教育对象是具有个体特征的,学校教育也应该是具有个性化特色的。除了对一些原则问题必须有行政法规予以制止之外,对一些教育活动形式以行政命令的方式一刀切的禁止并非是上策。其实,目前我们禁止的一些做法,本身并非一定对所有学生都不合适。而是由于我们的教育评价方式,导致任何一种教育方式都可能被极端化。比如假期里家长和学生共同完成一种作业,如果适当合理,也不是一种完全不可取的形式。但是目前的做法却成了家长的学生的沉重负担,不得不采用行政命令的手段禁止,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从根本上解决学生负担过重的办法。

所以,对于教育问题,最应改变的是我们的评价方式,而不是一刀切式的禁止,对于一些非原则性的问题,即便是要禁止,也应该留有一定的空间,以便于学校在合理的范围内灵活处理。而且,在制定相关措施时,更应该全面考虑,不能顾此失彼,“不得布置惩罚性作业”的要求,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就可能有失偏颇,应该引起注意。

关注教育事件、分享个人观点,拙木侃教育,感谢您的关注、阅读、评论和分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