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上世纪70时代,中国基础教育大发展,初高总学生数5836.58万人

      编辑:格美       来源:教育网
 

中国乡村教育走错了路!他教人离开乡下向城里跑,他教人吃饭不种稻,穿衣不种棉,盖房子不造林;他教人羡慕奢华,看不起务农。——陶行知

1

新中国成立时,国家一穷二白。

“穷”就是指没有多少工业基础,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白纸一张,指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全国4.5亿人口,80%是文盲,基础教育情况就更为糟糕,许多农村都没有小学。

1949年底,伟大领袖在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大会上讲到:“新中国的教育是新民主主义的教育,主要任务是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培养国家建设人才,肃清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伟大领袖在部署全国扫盲工作的同时,着手发展新中国的基础教育事业,意在建立全新的公共教育系统。对于百废待兴的新中国而言,教育事业与国防科技、经济建设同等重要,需要进行系统而持续的投入。

2

民国政府,也曾发展过教育事业,但是力度远远不够。

最为尖锐的矛盾是,教育资源过多集中于城镇,没有惠及广袤乡村与底层民众。

在旧社会,能系统接受良好教育的适龄青少年,都是来自经济宽裕的地主、资本家或官宦家庭,公共教育资源极度的不平衡,陷入为少数精英与权贵阶层服务的泥淖。

根据国民政府教育部统计:1946年全国小学学校28.9万所,在校学生2368.3万人;中等学校仅有5890所,在校学生只有187.85万人;高等专科以上学校仅有207所,在校学生只有15.5万人;而盲聋哑特殊学校仅有2322人。除此之外,全国受外国控制的教会学校和私立学校,占比亦非常大,教育自主权存在很多隐疾。

3

1951年,国庆节,普天同庆。

为了改善中国教育的不均匀现象,提高广大劳动人民文化水平,满足工农干部的学习深造,促进国家建设事业的发展。政务院周总理正式向全国颁布了《关于改革学制的决定》。周总理对新中国教育改制工作,作了具体的方向性的指示,教育春风从北京吹向大江南北的解放区。

该《决定》规定:幼儿园是实施幼儿教育的组织,接受三岁至七岁幼儿,使他们的身心在入小学前获得健全的发育,可在有条件的城市首先推广。小学是对儿童实施初等教育的学校,应给儿童以全面的基础教育,小学修业年限为五年。实施中等教育的学校为各种中等学校,包括中学、工农速成中学、业余中学和中等专业学校,修业年限为二至六年。

政务院这份教育文件,对新中国教育学制与教育层次,做了系统地梳理与明文规定。新中国教育主要分为:幼儿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四个层级,并对每个层级招生对象、教学时间、教育目标都做了明确的相应定位。

4

1954年9月20日,对于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要日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全票通过。在伟大领袖提议与主导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被正式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位列第四十六条。

这是中国教育发展史上里程碑事件,为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推出、全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打下法律基础。伟大领袖开创了人民有权利公平接受教育的法律先河,保障了普通民众的教育权利,这是中华民族5000年历史上第一次。

5

1955年底,伟大领袖主导制定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

在这份重要农村发展指导纲领中,第31条明文规定:扫除文盲,发展农村文化教育事业。

《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详细规定:从1956年开始,按照各地情况,分别在12年内,基本上扫除青年和壮年中的文盲。争取在乡或者社逐步设立业余文化学校,以便进一步提高农村基层干部和农民的文化水平。农村办学应当采取多种形式,除了国家办学以外,必须大力提倡群众集体办学,允许私人办学,以便逐步普及小学教育。

这份文件中,我们需要注意二句关键词“分别在12年内”与“逐步普及小学教育”。“分别在12年内”,表示时间跨度很长,扫盲工作需要循序渐进开展,不能急功近利。“逐步普及小学教育”,表示教育工作需要按班就部,一步一个台阶地向前走。这充分说明伟大领袖做事很有章法,从来都是实事求是,并不是像某人说的那样“头脑发热”。

6

1957年3月7日,全国普通教育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

伟大领袖出席座谈会,就全国普通教育工作问题谈了自己独特看法,主要有以下几条重点内容,我们来看看干货。

“农村办初中是先进的办学经验,方便农民子女就近读书。”“按照当前的经济情况,准备两三年内将助学金扩大一些,使百分之七八十的农家子女能享受助学金,帮助农民解决一些困难。”“学校要大力进行思想教育,进行遵守纪律、艰苦创业的教育。学生要能耐艰苦,要能白手起家。”

伟大领袖鼓励在农村办中学,方便农民子弟就近入学为首要原则,意在大力发展乡村基础教育。

7

1957年6月19日,伟大领袖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发表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的重要讲话。

会上,伟大领袖从教育现状与大局通盘思考,首次对我国教育发展大方向做了明确表述:“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伟大领袖在教育方面,发扬与继承了教育家杨昌济的教育思想,重视德、智、体全面发展。一个德才兼备的人,如果缺乏健壮体魄与坚韧意志力,面对恶劣环境与艰难困境,缺乏抵御能力,经受不起磨难与淬炼,同样难于做成大事。

8

1965年12月21日,寒意袭肘的杭州,迎来一场重要的教育会议。

伟大领袖深刻剖析了中国基础教育现状与弊端:“现在学校课程太多,对学生压力太大。讲授又不甚得法。考试方法以学生为敌人,举行突然袭击。这三项都是不利于培养青年们在德、智、体诸方面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得到发展。”

伟大领袖在杭州这次谈话,为后来中国教育革新打下基础。

在毛主席重视与努力下,新中国基础教育事业取得巨大进步,普通民众受教育的渠道大幅拓宽。截止1965年底,全国小学在校学生达为1162092万人,全国在校初中学生802.97万人,全国在校高中生为130.82万人,全国半工半读中等学校在校学生为430万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9

1966年起,人民公社进入稳定发展阶段。

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在持续支援国家国防科技与工业化建设时,也提留了部分资金用于农村自身的基础建设。人民公社时期,农村各生产大队或多或少都有了一定原始积累,为发展农村公共教育提供了经济基础。

中国乡村基础教育,在这段时间内突飞猛进,构建了日趋完善的公共教育服务体系,形成了以小学、初中、高中为主的三级布局,覆盖全国80%以上的乡村。以此同时,伟大领袖还着手构建了另一个重要公共体系,面向全国农村的卫生医疗合作社与赤脚医生队伍,给数亿农民生活带来了便利与保障。

10

1971年,《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重要文章,建议把更多公办学校与教学资源,向广阔农村下沉与转移,进一步惠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

这个颠覆传统做法的教育建议,源自关心乡村教育事业的两位基层教师,并得到伟大领袖的高度赞赏。

为此,中国乡村基础教育迎来了一个灿烂的春天,千万个乡村儿童像天空飞鸟一样,自由而轻快地在知识的天空中飞翔。二十几年后,他们的孩子同样也在这里长大、生活、读书,让他们多数人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虽然物质得到改善,但远远没有他们童年幸福与快乐。

根据教育部统计:1965年全国小学为1681939所,在校小学生数量为11620.92万人;到了1976年,全国小学学校为1044174所,在校学生为15005.5万人,多个省市地区适龄儿童入学率高达80%以上。

全国初中教育方面:1965年中学只有18102所,在校初中学生802.97万人,在校高中生为130.82万人;1976年,普通初中学校猛增至192152所,在校学生数为5836.58万人,其中初中生4352.94万,高中生1483.64万人。

在新增长的学校中,大部分属于农村地区学校,这完全得受益于毛主席对中国教育的革新。

11

1965年至1976年,中国乡村基本做到了“小学不出村,中学不出队,高中不出社”,极大地改善了乡村儿童、青少年教育境遇。

我们要知道,那时许多农村,通出行主要靠步行或自行车。如果学校都集中在远距离的公社或县城,山路遥远且崎岖不平,势必会影响乡村儿童上学。而把学校办到村里、大队、公社,就极大地改善农村孩子接受教育的境况。

历史是事实的总和,而不是事物的总和。

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我们都必须要承认一点,在物质并不富裕的上个世纪六七十时代,中国基础教育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美好时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