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扎根职业教育19年,做学生成长成才的“领路人”

      编辑:格美       来源:教育网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张璐

“如果用这种方法来实现,效果是不是会好一点?”

“好像是的,谢谢邓老师,我们再试试看。”

……

9月12日晚,怀化职业技术学院创业园的实训室里灯火通明,唐丽华、施玲等十余名学生正在积极备战2020年湖南省职业院校HTML5交互融媒体内容设计与制作技能比赛,指导老师邓飞手拿笔记本,一一记下学生们操作时出现的问题,并提出改进意见。

邓飞告诉记者,这项比赛对我省职业院校的学生们很重要,更是云集了各大高职院校的高手,竞争激烈,想要拿到名次不容易。

一遍遍尝试后,唐丽华舒了口气,他总算把今天邓老师布置的任务顺利完成了。

“学生基础差、硬件比不上,我们唯有勤能补拙”

今年41岁的邓飞在教学岗位上已经坚守了19年,他也从一名普通的教师成为该校计算机应用专业带头人。

19年来,邓飞多次指导学生,在各类比赛中获奖。当记者问到有何经验时,他哈哈大笑着说:“能有什么经验呢?就是用最蠢的办法,一遍又一遍地训练罢了!”

邓飞告诉记者,省教育厅有相关规定,如果学生在湖南省职业技能比赛中获得二等奖及以上的奖项,可以免试专升本。

“这对于想要继续深造的学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机会。” 邓飞笑着说。

但是,这里的学生基础普遍较差,加之学校地处偏远片区,与长株潭等发达地区的高职院校条件相差较大,且资金支持力度不够,相关硬件设施也跟不上。

“这些客观的条件都导致了我们的学生处于劣势。” 邓飞无奈地摇了摇头。由于资金不够,学生们现在练习的平台与比赛时操作的技术平台是不一样的。

为了克服技术平台不同的困难,邓飞只有根据已有的资料,找来与比赛最相近的平台,按不同的比赛要求,做出多种预案。

“这样做,你岂不是很辛苦?”记者疑惑地问到。

“这看似是最蠢的办法,但是能帮同学们打牢基础,以后在比赛中出现任何问题,他们都能顺利解决,我辛苦点又有什么关系呢?”邓飞嘿嘿地笑道。

“你看唐丽华脚本写得特别好,施玲则更擅长技术,肖琛在分镜头的处理上很不错……” 邓飞指着实训室里正在训练的学生们一一向记者介绍。

根据两个星期地观察,邓飞已经将学生们各自的擅长领域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接下来他则会将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对其进行组队,然后有针对性地训练。

“我们的学生基础差,硬件又比不上,唯有勤能补拙了。你看,有的学生开始做H5时需要3到4个小时,现在通过训练,只需1个半小时了。”邓飞对着电脑,迅速敲击,安排好了第二天的训练内容。

会讲故事的中年老师很受欢迎

“你们知道易烊千玺为什么能够成为明星吗?想听一些关于他的故事吗?”9月12日下午,在怀化职业技术学院的一间教室里,讲台上邓飞正在给学生们分享易烊千玺的成名之路,讲台下同学们听得入神。

邓飞告诉记者,现在许多学生不喜欢干巴巴地上课。他们对明星很感兴趣,所以每次上课前,邓飞都会分享两个关于明星的小故事,以此来告诉同学们,明星也是通过努力才能有今天的成绩,大家同样需要努力才能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你可别说,每次我讲完故事再给他们上专业课,同学们都听得很认真。”邓飞开心地与记者分享自己的上课小窍门。

“我每周有8节课,主要教授微信小程序开发、安卓开发等课程。”2017年9月,邓飞开始担任学校信息与艺术设计系党支部书记一直,他在从事系部学生管理和党建工作的同时,依然坚守在教学一线。

为了协调好授课与日常工作的关系,邓飞经常深夜还在办公室里写教案。“我很享受和学生们相处的日子,虽然有时候他们不太让人省心,但大多时候,他们的活力都在感染着我。”

作为系部党支部书记,学生的就业情况一直是邓飞的工作重点之一。

硕士毕业于湖南大学的他,利用一切资源和人脉,走访各地企业,进行专业调研,及时将企业所需的人才类型反馈给学校的同时也为学生选择合适的实习单位,推动校企合作。

据统计,今年,该校信息与艺术设计系通过校企合作协议签订而得到湖南移动、亚信科技、TCL、点石家装等知名企业实习机会的学生多达380余人,还有不少学生因为技术过硬提前转正。

学生平安健康、在专业上有追求,是他最大的愿望

“我希望我的学生们能够平安健康,然后在专业上有所追求。”当记者问起邓飞今年的愿望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愿望呢?原来在2017年年底的一天,正在休息的邓飞突然接到合作企业负责人打来的电话,在他们企业实习的一名学生与当地人发生口角,导致这名学生被殴打住院。

接到电话后,邓飞被吓得不轻。他立马上联系上该班班主任与校企合作办主任,收拾好行李,乘坐最近一班高铁赶往长沙,然后再从长沙转车去广州,最后到达惠州。

“当时正在下雪,达到目的地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邓飞说,由于没有直达的高铁,他们在路上花了将近10个小时,一路上大家几乎没有心情交流。

一到惠州,邓飞与同事们来不及放行李,立马奔向学生所在的医院,帮学生处理好住院等相关事宜。

“我们到了之后,他的家人才匆忙赶到。”邓飞说,看着学生家长脸上的担心与疲惫,他自责万分,“如果在他们实习前我多说几句,多强调几句,这样的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回忆起两年前发生的事情,邓飞仍然愧疚万分。

在惠州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邓飞与同事们顾不上休息,医院、派出所、企业三地跑,“我们既要安抚学生与家长的情绪,又要协助警察处理案情,还要安抚其他正在实习的学生们。”

经过这次事件后,在每年实习生出去实习前,邓飞都会不厌其烦地强调安全问题,不停地告诉同学们应该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我感觉自己啰嗦的都像他们的妈妈了。”邓飞说,现在他每天都会循例给负责实习的老师打电话询问学生的情况,有时还会去实习地去看看。

“你不知道,虽然同学们嫌我啰嗦,不问不看不放心呀!” 说完,邓飞又开始继续手上的工作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