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教育创新如何蓬勃发展

      编辑:格美       来源:教育网
 

屏幕快照 2019-09-10 下午1.23.15.png

陈丁鸿与Stanley Buchesky

这篇采访是“教育创新如何蓬勃发展”系列文章中关于“教育创新动力及2019年教育创新趋势”的探讨。笔者邀请了好未来美国首席投资官陈丁鸿及Edtech Fund合伙人Stanley Buchesky讨论了如何让大学教育配得上学费,混合式学习如何实在地提高在线学习效率,老师怎么教孩子使用科技,下一只教育独角兽长什么样。

陈丁鸿从教育创新动力的角度,提出了技术是教育创新的主要驱动力,因为可以快速满足学生、老师、家长对优质资源不断变化的需求。Stanley从教师角色转变的角度思考,认为老师不应再作为学生获取知识的媒介,而应该把教授学生如何利用科技获取知识作为重点。

Stanley认为项目制学习领域,由于技术和人才的成熟,已经具备了出现独角兽的可能。过去,我们很难实施基于项目的学习计划,因为项目制学习需要某种技术支持来跟踪学习成果。但是现在,有很多数据分析的智能学习系统可以对学习成果进行测评,老师角色也不断变化也在支持项目制学习的测评,项目制学习已经具备了大规模实践的基础。

陈丁鸿认为下一个教育领域独角兽会具备的两个特点。第一是利用技术,其次是服务于大市场。此外,他认为教育在美国和中国受到的监管,有很多相似之处。政府推动的职业教育也是共同的趋势之一。

Stanley也认为职业教育将在未来几年开始流行。四年制大学学位,将不再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一个非常紧凑的两年制课程,不教世界历史或美国历史,而是教工作需要的实在技能,会更有吸引力。企业中所需的其他凭证也在慢慢出现,接受过相关培训的应聘者将在求职市场中更有优势。

这样的职业教育可能会在2019年和之后变得流行。

以下为采访实录

家琪:Stanley,你可以分享一个令你印象深刻的教育创新吗?

Stanley:我想分享一个高等教育的创新。高等教育体制在过去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大学不再训练学生良好的工作技能以适应市场上的工作作为培养目标,而是将高等教育的目标设为培养国际公民和培养解决世界问题的人才。

这是一个很好的动机,这是一个伟大的目标。

但如果有人要花四年的时间在学校里,这四年没有太多收入,并且为了获得学历付出很多钱,那么这个学位需要保证他们能学到确切的工作技能。当他们毕业时,他们需要收获一份非常出色的工作而不是继续需要接受公司的培训才能开始一份工作。他们需要能够脚踏实地,能赚钱。

大学之所以远离这一培养目标,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学生贷款的不合理设置。大多数美国学生通过学生贷款来支付学费。大学是贷方,它们没有动力让学生获得最好的工作。它只是在学生毕业之后继续收款。

可喜的一点是现在人们正在关注一个真正创新的事情:收入分享协议。举个例子,以前大学要借给你一百美元,你在未来十年里每年要向大学支付十美元,但在收入分享协议中,大学会借给你一百美元。然后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大学将收取你收入的百分之几。

这实际上是为大学注入动力的好方法,大学、学生、雇主都是该协议的一方,因此大学有动力尽可能地培训学生的工作能力。与大学合作的企业也有动力接受训练有素的员工。学生也有激励,他们总会想办法提升他们的收入。

所以,我认为收入分享协议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普渡大学正在使用收入分成协议,有一家名为Vemo的公司正在进行收入分成协议。我也遇到了一家正在做保险的公司,确保高校在未来的收益,我认为大学会购买保险以保证学生的成果非常有趣。

家琪:你刚才提到收入分成计划,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制度创新!我认为制度创新是教育创新中非常能激发潜力的一个部分。我相信你提到的这种创新可以帮助学生以及大学和公司形成一个面对未来挑战的盟友关系。除了制度创新外,我觉得教育技术也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丁鸿姐,你是否可以分享一个你认为具有巨大潜力的技术,也让我们知道这种教育技术的应用是什么?

陈丁鸿:我关注的重点与Stanley关注的重点不太一样。最近我在K-12领域做了一些研究,并试图寻找合作伙伴和投资标的。好未来主要的愿景之一是通过技术将教育平等带给每个人。

我们看到在线学习技术将与教育理论结合在一起,这将带来在线学习领域的深度创新。把直播技术、系统基础设施和数字化内容与双师模式结合。双师课程已在全国范围内被很好地采用,在全球进行应用的前景也很好。推广教育科技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利用技术为教育赋能,不仅为富裕家庭,有能力负担的家庭赋能,也为以及农村地区的家庭提供好的教育。

因此,在线技术绝对是我们看到很多伟大产品诞生的领域。在内部,我们自己投入了很多,做了很多研发。

Stanley:我真的很认同你说的,我认为在线学习有巨大的潜力。我想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我们所谓的混合式学习(适用于在线学习的教育理论,指线上线下配合学习)。

我们将混合式学习课程带到了中国的国际学校,让学生在网上学习美国学校的一部分课程,在他们的学校学习另一部分课程,然后毕业于美国高中,获得美国高中的文凭,以帮助他们获得美国大学的录取。

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的混合式学习真的很酷,如果学生在一个在线平台上学习,那么学生的一切学习轨迹包括他们花费的时间,工作目标,学习成果都会被记录下来。大多数人把在线学习污名化的原因是他们对网络学习的认识是十年或十五年前的。此外,大多数父母认为,教育孩子的最佳方式是他们自己接受教育的方式。

所以,混合式学习被接受的过程非常缓慢。

但是当你使用混合学习时,你可以在利用老师的专业知识的同时让老师得到反馈,提升师生互动质量。因为老师会看到30个学生对某些问题的回答。老师将有一个教学面板,向他们展示20个学生的正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10名学生很接近答案……上课时,老师不再按照旧的做事方式:遵循每年4月10日的课程计划,每一年都教授同样的课程。

混合式学习可以辅助老师根据孩子们的确切需求量身定制课程。学生可以按照对于学习内容的掌握程度分成小组,他们可以让两个程度相近的学生解决难题,也可以让他们给自己设置更具挑战性的问题。学生也可以四个人合作,以不同的方式解决一个问题。由于混合学习和在线课程,最好的教师可以最大限度地被利用,接触到更多学生。

所以,我觉得混合式学习很酷。丁鸿,我很高兴你专注于这种教育

家琪:Stanley你提到美国和中国的教师都在课堂科技上投入了时间。在中国,大多数教室都配有白板。我很惊讶地看到在位于中国最不发达地区的一个县学校里也有电子白板。

然而,虽然有了高科技硬件,我们有时会听到老师说“好吧,我就像使用那个黑板一样使用这个白板,省的麻烦”。在这种情况下,学生没有获得更好的学习经历。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和挑战是什么?你有什么建议?

Stanley: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它让我思考的是,就技术变化的速度,以及所需工作技能的变化速度而言,我们所处的世界很不可思议。

如果你看看我们之前的那一代,他们在一家公司度过了整个人生或事业。跳槽是非常罕见的。我的父亲在克莱斯勒工作了三十五年,然后退休了。那是他唯一工作过的地方。我不知道平均值是什么样的,但如果一个千禧一代在一个地方工作四年,我们就会认为他在哪里干了很长时间。

人们转变的原因是因为工作要求正在发生变化,这要求人们不断学习。对于老师也是如此。真正优秀的老师会不断学习,关注别人每天都在做什么,这种老师不断成长。

由于新技术的发展,今天成为一名教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白板只是课堂中教育科技应用的表面,或者说这种现象是现在教师工作所面对的挑战的表面。

老师们每天要做教案,还要投入时间研究和学习所有这些新技术。老师们还要花大量时间筛选出来哪些是最好产品。只是评估一个可用的教育产品就可能占用一半的老师空闲时间。然后老师们又要学习使用它们,并结合实际围绕这些产品设计好的课程。

老师们太需要支持了!好学校有技术员帮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但其它的学校非常缺乏这方面的人才与制度。

家琪:丁鸿姐,你如何看待“白板现象”?

陈丁鸿:我认为这个世界变化非常快,比我们预期的要快。每个人都需要做好准备,以更好的方式适应新技术,新系统,新环境。我认为职业培训一定是一件很有帮助的事情,特别是对于教师而言。

有人需要帮助教师分析什么是最好的内容,背后使用的技术是什么。而且我认为有必要进行一定时长的教育专业培训。仅仅向教师介绍产品,系统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向他们展示如何使用该系统,如何结合课堂使用该产品。在某些时候,我们需要帮助老师让其对一项产品的理解与产品设计人的理解基本一致,之后老师们就会同意也乐意使用它。我认为这将最大化使用技术。否则,新技术,新系统,新硬件将只是个摆设。

我读过一份报道,讲到了很多学区花了大量资金购买新技术和新系统。但是被购买的系统和产品有30%到40%一次都没有被使用过,完全没有使用记录。为了让更多人消除对技术的恐惧,乐于使用教育技术,教师培训是不可或缺的。

家琪:如果我们探寻个体教育创新背后的原因,我们会发现教育创新先驱者有不同的背景和创新的原因。有些是出于个人经验,有些人对现状不满意。在某一领域工作了几年后,有些人可能会有一个灵机一动的想法,并决定实施他们的想法。但是,如果我们关注一下教育创新的趋势,会发现在大趋势背后有一些共性。你们如何看待教育创新的趋势,和这种趋势背后的因素?

陈丁鸿:中国的教育科技发展已经有了二三十年的铺垫,包括教学系统,信息技术以及互联网基础设施。现在学生、老师、资源比以前更好地联系在了一起,世界的联系更紧密。正因为如此,人们更频繁地分享想法,带来了更多的讨论,更多的合作,以及新技术公司之间伙伴关系的搭建。

其次,我们有了具备更高期望的客户。这些客户包括教师、教学主管,教育系统本身。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越来越短的时间来利用技术。而且,他们已经看到了新技术创新的过程正在加速。因此,他们希望拥有更好的技术,更好的产品和更多的内容。

我认为这是另一个驱动力,推动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想出一些东西可以满足客户的高要求。这种不断升级的客户需求是教育创新最重要的推动力之一。

Stanley:是的,我认为真正推动这一趋势的是教师的角色在过去十几年中发生了巨大变化。过去,教师花了数年时间学习信息,然后站在教室前面说出那些信息,学生们记住这些信息,然后进入下一个课时。

但现在,有了手机,你可以说“嘿Siri,圣地亚哥的人口是多少?“Siri会告诉你。学生在互联网上搜索并发现的信息老师几乎不知道。那老师的存在是为了什么?设置老师的目的是什么?老师的角色真的发生了变化。一个优秀的老师教授协作,解决问题,领导力,现在老师也被看做是社交情感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师必须非常精通科技。

举个例子,有一次我看到一位教育专家给老师做教学示范。他说,你们当中有多少人问过你的学生“嘿,你知道如何使用谷歌吗?”老师们都笑了。当然,他们明白学生知道如何使用谷歌。然后他向教师展示了如何教授学生使用谷歌搜索标签以及搜索的所有实际功能,大家都安静了,并且认真地听。

我有小孩,他们会在互联网上找各种东西的定义和相关知识。他们只是不知道如何使用搜索标签,比如按国家/地区搜索,或使用其他语言搜索,仅搜索学术论文,仅搜索pdf或PowerPoint。教授利用科技的方法,是现在老师责任中的很重要的部分。利用科技的方法也在不断变化,所以需要老师不断学习,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趋势。

家琪:是的。你提到教师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我认为教育的作用也在发生变化。所以我想问一下,如果你尝试将美国教育历史划分为几个时代,那么这几个时代是什么,你会使用什么样的标准?

Stanley:有很多方法可以分割它,比如参考工业革命的发生时间。当人们第一次使用机器时,我们被教导如何在大规模生产中使用机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机器变得自动化了。

而现在我们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阶段。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阶段,因为新技术的扩散和信息的共享太快了。虽然正在发生的新发展令人惊叹,但我们仍然有一些人工智能无法做得好的事情,所以人们不用太忧虑。我认为人类实际上已做好充分准备进入人工智能时代。

比如,人们可以迅速地改变自己的职业生涯,面对不同的工作。现在是成为企业家的好时机,因为人工智能无法真正取代企业家精神。它无法取代许多社会互动,领导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可以使用算法来解决问题,通过迷宫。但激励人做事需要社交能力和领导力。

再有,人工智能并不擅长独特的身体动作。人类的灵活性,是AI没有解决的问题。因此,我们考虑如何透过历史看现在的教育的时候,我认为看看人工智能的局限性是有趣的。

家琪:是的,Stanley你提到工业革命对时代和教育的影响,也许你觉得经济因素是驱动教育的重要因素对吗?丁鸿姐,你认为经济对教育影响较大还是政策对其影响较大?

陈丁鸿:我认为经济和政治都会对教育产生重大影响。当经济好转时,教育行业肯定会有更充足的资本。如果政策法规依照教育发展的规律支持教育,教育将向前迈出一大步。决定需求的用户和高需求的各类社群也会推动教育。

家琪:中国政府也一直在投资教育。中国的趋势是什么?

陈丁鸿:在中国,我们看到政府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于教育,特别是在线教育部分。我们不断从政府那里看到更多的投入,不仅来自资金,还来自政策。

例如,在2017年,我们开始看到,政府建议STEAM需要成为公立学校课程的一部分,这有助于STEAM教育在过去两年的快速发展。这些都是政策方面中国政府对教育进行的支持

家琪:是的,谢谢分享!你们认为下一个教育独角兽会是什么样子?

Stanley:很难说。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找到下一个教育行业的独角兽。但是,我认为最令人兴奋的领域之一是项目制学习。

过去,我们很难实施基于项目的学习计划,因为项目制学习需要某种技术支持来跟踪学习成果。但是现在,有很多数据分析的智能学习系统可以对学习成果进行测评,老师角色也不断变化也在支持项目制学习的测评。

我认识的一家公司名为Raspberry Pi,一种可以连接到计算机的硬件设备。他们可以对硬件设备进行编程,以执行用户的命令。硬件设备具有输入电路和输出电路。输入可能是光传感器,可能是按钮或开关。输出可能是转动的灯或马达。这样的设备很适合在项目制学习中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和解决问题能力。

现在也有一些创客比赛,比如我做一个机器人,你做一个机器人。我们的机器人打架。你的创造性可能体现在,有一个大锤子下来打碎另一个机器人,我的创造性可能是发明一个你不知道的防御性的装备,让机器人保持稳定。

当我解释时,家琪你的眼睛就好像被点亮了一样,这很有趣,你让我明白这样的教育创新如此令人兴奋。学生可以自己设定很多学习目标再加上很多方面的自我指导,学生可以设计自己的学习体验,收获独特的学习经验。对我来说,这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

家琪:是的,独特的学习经验可以为个体创造独特的价值。丁鸿姐,你认为下一个独角兽会是什么样?

陈丁鸿:我同意Stanley的说法很难预测。但我认为至少他们有一些共同特点。一个是利用技术。其次,他们需要服务于大市场。

美国市场和中国市场有很大不同。美国通过学区进行大量销售。在中国,教育科技企业直接向用户销售。如果我们看看目前我们在教育方面的十大独角兽,其中七八个都是在中国,而且由于中国的庞大用户群,所有这些教育企业都是To C模式。语言学习,是很热的赛道,每年中国有50万名国际学生出国学习,有大量学生有语言学习需求,他们正在寻找优质的语言学习产品。

因此,我觉得技术应用和满足用户需求方面做的好的企业将成为下一个独角兽。

家琪:我们知道去年教育市场在持续增长。两位是否可以分享2018年全球和美国教育市场趋势的一些亮点,以及对2019年全球教育市场的预测是什么?

陈丁鸿: 教育在美国和中国都受到了监管,有很多相似之处。政府推动的职业教育也是趋势之一。

Stanley:我认为IT职业教育将在未来几年开始流行。四年制大学学位,将不再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在美国,学生债务问题非常严重,学生们在问自己,为什么我要花四年时间没有收入,然后还有这么大的债务呢?

美国在投入有负投资回报率的大学,因为有一些数据表明成功人士拥有大学学位。因此,人们认为如果我获得大学学位,我将获得成功。但这两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当美国政府开始为高等教育提供很多资金支持时,它制造了这些负面的投资回报率大学和消费者。遗憾的是消费者没有足够的辨别力。学生如果想去一个差的大学并申请贷款,政府会借给学生和进入一流的大学相同数额的钱。但这两个大学的毕业证不会给学生同样薪酬水平的工作。不过因为学生借的都是三万美元,所以也都要还三万美元,吃了很大亏。

但学生们现在明白了,不想再那样做了。他们正在寻找更短的证书课程。举个例子,接受全栈开发或某编程的培训。比如Make School,一个较新的教育机构,有一个非常紧凑的两年制课程。他们不会教世界历史或美国历史,而是教工作需要的实在技能。企业中所需的其他凭证也在慢慢出现,接受过相关培训的应聘者将在求职市场中更有优势。这样的职业教育可能会在2019年和之后变得流行。

家琪:谢谢两位的分享!

本文来自于投稿,不代表芥末堆观点。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限时推广: 采购教育产品就上校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