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网

基础教育“惠”乡间

      编辑:格美       来源:教育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教育事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尤其是随着教育薄弱环节农村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推进,我国的基础教育(包括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已经由扫除文盲、半文盲阶段发展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以2018年的数字为例:学前教育毛入学率81.7%,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其中普惠性幼儿园占全国幼儿园的比重为68.57%;小学学龄儿童净入学率99.95%,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9%,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94.2%,义务教育达到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包括普通高中和中职)88.8%,超过世界中上收入国家86.7%的平均水平。

义务教育财政买单 开启全民免费新时代

云南,因为受经济社会条件所限,以前相当长时间都承受“控辍保学”压力,如今在国家财政支持下,针对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按照“一户一案、一生一策”原则精准帮扶,坚守“不让任何一名孩子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辍学”这一底线。如今,云南小学和初中阶段辍学率仅为0.15%和1.2%,教学点的教师不用随身带着花名册,为学生的流失而发愁了。

我国的基础教育是先从义务教育抓起的,走的是先中间(义务教育)再两头(学前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的路子。

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明确提出国家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目标。到2000年,我国已总体上实现了“普九”目标,“普九”人口覆盖率和初中毛入学率均超过85%。

2004年教育部实施《国家西部地区“两基”攻坚计划(2004-2007年)》,对“两基”攻坚任务顺利完成,维护民族团结、边疆稳定和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具有重要意义。到2011年,已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

那么,义务教育是如何在我国得到普及并提高的呢?首先是义务教育保障机制的建立。

从2006年春季学期开始,国家将农村义务教育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对农村学生实行“两免一补”;从2008年秋季学期起,全部免除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学生学杂费。2015年,建立了城乡统一、重在农村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全面实施城乡免费义务教育。我国由此进入了一个义务教育全部由国家财政买单的新时代。

同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也开始明显改善。2013年底,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启动实施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2014年至今,中央财政已投入1620多亿元专项资金,带动地方投入3000多亿元,有力保障了这项工程建设进展。截至目前,全国新建、改扩建校舍1.99亿平方米,采购价值966亿元的设施设备,全国有29.1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含教学点)办学条件达到20条“底线要求”,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得到大幅提升。

学前教育近10年迎来跨越式发展“小不点”教育还在长

我国的学前教育跨越式发展始于2011年。

2010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共提出10项意见,这为新时期学前教育发展“定了调”。

2011年,我国开始实施第一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各地以县为单位编制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国家实施8个学前教育重大项目,全国在园幼儿3年增加918万人,比过去10年增量的总和还多,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67.5%,“入园难”得到初步缓解。

2014年,教育部启动第二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出通过以区县为单位制定幼儿园总体布局规划,合理确定公办园布局;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减免租金、对普惠性民办园给予补贴等措施,推动各地新建、改扩建公办园,利用中小学增设附属幼儿园,支持城镇街道和农村集体举办公办园,扶持普惠性民办园发展。

2017年4月,教育部等四部门下发《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80%左右。

2010年以前,学前教育经费在教育经费中占比较低。2011年至2013年,中央财政学前教育项目经费投入达到500亿元,带动地方各级财政投入1600多亿元。2016年总投入达到2800多亿元,其中财政性投入1300多亿元,总量这几年年均增长16.9%,财政性资金5年增长77%。

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全国幼儿园教职工达到419.29万人,与2010年的130.53万人相比,增幅高达221%。随着国家持续加大对幼师培养的投入,未来几年,幼师的缺口将会持续缩小。学前教育这个基础教育中的“小不点”还在不断长大之中。

以“普高+中职”普及高中阶段教育中国职业教育发展规模世界最大

徐宇翔,浙江省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模具专业2018届毕业生,其在学校科技园注册了两家公司,分别从事自动化控制和无人机服务,目前已实现盈利60余万元,还获得了宁波“3315计划”20万元扶持资金。在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每年会有近200个创客团队成立,几年之中,仅本校学生创办的公司就成功孵化57家。

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我国走的是一条具有中国国情的路子。这就是“普通高中+中职教育”,而我国也由此办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事业群。

2018年,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8.8%,这其中中职教育贡献了入学率中40%左右的份额。2018年,全国有职业院校1.17万所,其中中等职业教育共有学校1.03万所,中等职业教育招生559.41万人,在校生1551.84万人,招生和在校生分别占高中阶段教育的41.37%、39.47%。

2014年6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印发,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职业教育要以掌握技能、有利就业、“手艺成才”为发展方向。

职业教育,特别是中等职业教育也成为了农村孩子初中毕业后的一个重要选择。而国家,也在财力和政策上给予职业教育以极大的扶持。

2017年,全国职业教育财政性教育经费达3350亿元。服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资助体系逐步健全,中职免学费、助学金分别覆盖超过90%和40%的学生,高职奖学金、助学金分别覆盖近30%和25%以上学生。

2019年1月24日,国务院《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印发,其中明确提出:优化教育结构,把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作为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和建设中国特色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基础,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使绝大多数城乡新增劳动力接受高中阶段教育。

同时,从2019年开始,我国首次设立中职教育奖学金,用于奖励中等职业院校(含技工学校)全日制在校生中特别优秀的学生,每年奖励两万名,奖励标准为每人6000元。

中等职业教育,这个过去被认为学习不好才上的“边角料”正在成为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个主力军,为完善提高整个国民特别是农民基础教育水平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记者 刘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